首页| 老龄| 国内 | 保定 | 政策 | 专访 | 名家 | 顾问 | 机构 | 健康 | 美食 | 旅游 | 商界 | 理财 | 名企 | 诗文 | 钩沉 | 杂谈 | 评论
  • 从乞丐到将军——记陈亚夫首长

  • 发表时间:2017-03-06 15:55 | 来源:保定老年网 | 作者: 李国强 | 点击数:
  • 分享到:
  • 2005年春,我写了篇小文,题目是《回忆陈亚夫》,此文载入《东园公记》一书中。之所以我写陈亚夫,是因为他和我不仅是上下级关系。陈亚夫同志是政治部主任和师政委,我当时是政治宣传干事。我是他直接的部下,另外他是满城县小苟村人,我是易县管头村人,虽不是一个县,但距离不算远。理所当然称为老乡。当然这不是主要的,主要的是我们都爱书,且有共同语言,能唠到一块。

    有一回,陈政委对我说:“林鹏,你是二八年出生,我是二八年入党,从二八年到三八年这十年,我在保定做地下工作,有好几回差点被捉,想起来,恍如隔日。”他喝了口茶,看了我一眼,又说:“唉!过去的往事,不提也罢!有些事,谁都没说过。”我知道他肚里有话,不愿细说,也不便多问,他在敌占区做地下工作不易,吃多少苦,受多少难,旁人怎么了解呢?我抽着烟,好长时间也没说话,都这样憋着。终于他绷不住了:林鹏呀,不瞒你说,我当过乞丐,做过花子头——

    1936年日本怀疑护济会有共党,被查封并四处通缉我。我化妆改变,东躲西藏,两天没吃一口饭。在老城根下,见一乞丐拿着一个馍,我饿极了,上前夺过,一边跑一遍往嘴里塞,那乞丐见有人抢馍也急了,骂道:“王八羔子,你个兔崽子,有种你别跑,看老子怎么收拾你!”说这打了个呼哨,突然从一个角落里冲出六七个拿棍的乞丐,向我冲来,我见有人追反而不跑了。几个人转眼把我围住,二话不说,举棍便打,我本想和他们拼,可实在没那个力气了,于是只好求饶:“弟兄们别打,我有话说。”那个被抢馍的人一瘸一拐地来到我近前说:“你小子饿了,朝本大爷要,这叫规矩,你他妈抢,这叫缺德,知道不?”我忙讨好:“大爷说的是,刚才实属无奈,希望高抬贵手。”这个瘸子听我这么说,语气也缓和下来,又问:“看样子你不像花子,怎么落到这般光景?”我说:“是日本人在抓我。”瘸子说:“我他妈最恨日本人,这条腿就是让日本人打的,哼,小日本,迟早我要报仇。”他看了我一会又说:“我觉得你不是一般人,你入丐帮吧!我这两下子不行,你当头,只要跟鬼子干,大家都听你的,行不?”我再三推辞,可这群花子执意叫我当头,我只好答应。有句话叫“什么虫儿打什么木头”,我一出场便成老大,莫非我天生与乞丐有缘?仔细想想,可笑,哈哈。

    经了解,这个瘸子叫大碾棍,没名没姓,他成为丐帮老大不是靠凶狠打斗,而是靠仁义,据说他认了多病的花乞婆为娘,每讨到残羹剩饭,自己舍不得吃,先喂娘吃,慢慢他成了丐帮的大孝子,便尊为老大。二头目姓杜,人称杜二碌碡,爹娘死的早,无依无靠,入了丐帮,帮群中以打抱不平著称,不畏强暴,敢于拼命,渐渐花子们便听命于他。

   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,抗日战争爆发,紧接着,张家口沦陷,大同沦陷,9月24日保定沦陷,华北大部国土被日寇占领。在这种形势下,保定党组织由城市被迫转移到农村。只留少部分从事地下交通工作,我接到上级指示留了下来,在保定及周边开展秘密活动。很快成立了四大员:即联络员、情报员、特务员、传递员。通过培训大碾棍、二碌碡等人列入其中。

    一天,接到情报,和一个头上有红布条的联系,我在清真寺外溜达,见一戴破毡帽的花子蹲在墙根下,打着竹板,唱着粉曲:“老姆(月亮)出来正东又正东,野鸽不叫招棍通,面团儿搂着面髻儿睡,外头冻着老干葱……”我细一看,这个人破毡帽下沿有条红布。于是上前踢了他一脚说:“唱他妈什么浪调,滚!”这个人一眼见着了我左脚鞋沿的红布条,说道:“你敢踢老子,大爷跟你拼啦!”说着我和他扯打起来,就这样,我接到第一份情报。顺利地把党组织的刊物秘密转移到根据地。

    有个外号叫杨大脑袋的伪军小队长,是大军阀石友三的小舅子,勾结日本人,迫害保定抗日救国会成员,杀害保定师范学校的抗日积极分子。党组织决定除掉他,我派大碾棍、二碌碡先到他住处打探,发现这小子出门有护队,家中深宅大院也有重兵把守,不易下手。一天杨大脑袋找了几个瓦匠装修门楼,护院的庄丁没事也来参观。大碾棍见机上前讨赏,打着竹板说了一大堆太平歌词:门楼高又高,财源旺又旺之类的话,可是说了半天,没讨到一个赏钱,大碾棍见景生情,唱了反调:门楼盖得有点高,不用三天定火烧,街坊邻居来救火,人人拎个没底的筲……。这一下庄丁们不干了,上前对大碾棍拳打脚踢,丐帮众人也不示弱,与庄丁厮打在一起,混乱中,我八路军神枪手潜入后宅,见杨大脑袋正和三个娘儿们打麻将,杨大脑袋正要碰白板,神枪手对准他的脑袋“啪”的一声,碰了红中。

    晋察冀军区成立后,杨成武率领的独立团,收复涞源、广灵、阳原、易县等地,成立了第一军分区,我被任命为易县支部副政委。大碾棍、二碌碡等人,脱了乞丐服,穿上了军装,成为八路军一个小队。在此期间日本发动大规模的冬季大扫荡,我们这个支队在满城、完县、唐县与日寇周旋。在刘家台打伏击,在慈家台夺了敌人的大量军需物资。在根据地最困难的时刻,日本把华北作为“治安肃正”的重点,实施蚕食、清剿、封锁、杀光、烧光、抢光的三光政策,我八路军遭受重创,分散到各个地区开展游击战、麻雀战、捕捉战等战术,消灭敌人,打击敌人。

    1941年秋天,我带领一个小队,奉命保护军区所有经费,和冯家庄村、鱼坨村参加五星岗暴动的李洛创等人,把经费从洛沟经隘刹,转移到没口峪,一个叫猪鼻沟的山洞里,派了一个班把守了七天七夜,军区经费没受丝毫损失。

    陈亚夫首长侃侃而谈,从一军分区谈到三军分区,从县政委到营教导员。从抗日战争谈到解放战,从抗美援朝到六十年代、七十年代等等。

     得知陈亚夫首长去世的消息,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想吃不想喝,整天泪眼朦胧,我妻也是悲伤落泪,因为我和妻子李忠葆结婚,是陈亚夫首长在我受迫害时,给我们撮合的。

    人心都是肉长的,受恩于人,不敢有忘。

    注:本文是山西书法协会名誉主席林鹏于2015年5月6日在易县管头村蒙斋书屋讲述,笔者整理而成。


  • 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:古稀老人的梦想:民俗书终于呈现给读者 下一篇:星光灿烂--访著名电影艺术家师伟大姐
  • 相关 专访 资讯
    精彩图库
    • 老龄
    • 保定
    • 国内
    • 名家

    首 页 | 关于我们 | 人才招聘 | 商务合作 | 联系我们 | 机构名录 | 免责声明    TOP↑ 

    全国十佳市级老年网站 Copyrights © 2008-2013 冀ICP备05019615号 冀公安网备13060202000591号

    本站除标明"本站原创"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冒犯,请联系本站,我们将立即予以删除!

    扫描二维码打开网站